奇書網 > 快穿:我只想種田 > 第1946章 干他?(結束,睡覺了。)

第1946章 干他?(結束,睡覺了。)

作者:滄瀾止戈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快穿:我只想種田最新章節!

    可能也還有另外的原因,是心態上的——已經進城的就已經是一種勝利,大概過程太艱難,一朝成功,自認若是在四部選拔上得了名頭,基本就青云直上,地位幾可碾壓四部一流大宗門的肱骨巨頭,地位實力飛一般提升,如此歡喜之下,心態就放闊了,一時得意,放浪形骸,失了謹慎跟克制。

    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那個羽公子有些背景跟實力,其余人是附庸于他討個彩頭,這才拿秦魚等“無名之輩”尋開心。

    他們卻不知道自己這一番言語,方有容四女還未有什么反應,秦魚就先對嬌嬌說了。

    平心靜氣的。

    “你剛剛說的啥?”

    嬌嬌:“我想要一把錘子,大錘子!

    秦魚:“我手頭沒有適用的,朝辭給你用吧!

    她隨即解了腰上的朝辭劍,遞給嬌嬌,嬌嬌正要跟朝辭溝通讓她變成一把錘子,結果吃了閉門羹。

    朝辭:錘子太丑,不要!

    嬌嬌:那你可以變成好看一點的錘子。

    朝辭:你聽說過哪個胖子是健康的嗎?丑就是丑,不優雅!

    嬌嬌:MMP哦,我怎么覺得你在罵我,還有,你變成棍子被魚魚拿來捅人菊花的時候,你咋不說丑呢!

    朝辭:她比你兇。

    嬌嬌叉腰怒狀:嗷!我很兇的。。

    一貓一劍逼逼叨叨的時候,秦魚也還不急著動手,方有容他們也沒動手。

    為什么呢?

    ——這些人可能是故意的。

    黃金壁對秦魚道。

    它當然知道秦魚肯定也看出來了,這種故意不是前面分析的那種故意,而是另有目的。

    它就說嘛,秦魚遇到事兒,少有古裝偶像劇腦殘反派的路數。

    多少會摻和點各路碧池的心機套路。

    “應該有人隱在其中故意攢動,想借機逼我們對那些人動手,如果現在動手,動靜大,一來吸引來更多白骨精,二來不管我們能不能干掉墻頭那伙人,都會引來他們背后的人馬,等于引火燒身!

    ——哦,所以你決定不動手?

    秦魚:“你喝醉了?”

    ——....

    老子自從任職黃金壁以來連實體都木有,喝醉你個錘子!倒是日常被你們“喂尿”。

    “不過,我確實不會動手!

    秦魚垂眸,睫毛下陰影淡漠,唇齒閉合,嘴角唇線淺淡,似是安靜中在醞釀什么....

    而另一邊,羅漢谷套馬的漢子們總算察覺到了不對勁,他們又不聾,修為還高,立馬就知道自己這邊硬剛白骨精保護人家可能還讓對方受辱了。

    周敦敦那個暴脾氣啊,三兩下干掉了最后兩只白骨精,然后提著錘子就要去寥落城那邊上城墻錘人。

    但有了意外。

    “哥!找到了,就是他們!”

    是一嬌蠻又狠厲的女聲,而后從天而降一群人,女的有點面熟,秦魚一眼就看出對方是此前夜里被沙海邪物追殺就想禍水東引的那群人之一。

    嬌嬌說的長得還不錯的女修就是她。

    不過她應該是活下來了。

    秦魚一開始也沒把她放在心上,連后來她的死活都懶得洞察就管自己修煉去了。

    如今人家活下來了,還帶來了哥哥...

    這個哥哥好像還不是一般人,一出場,拉風極致,甚至來帶著城墻上那群事兒逼腦殘體的驚呼聲。

    “是北部陵燕閣的少閣主周盡川!”

    這就跟電視劇一樣,總有些人是要給有點臺詞的角色捧臺場的,一出場,XXX來了,現在周盡川就是這樣一個有價值有背景來頭不小的人物。

    不過喊出人家名號可以大聲點,余下的話就得小聲逼逼了。

    還得用傳音。

    “北部第一宗啊,聽說此前夜氏獨大的時候,陵燕閣與之往從甚密,但夜氏倒臺那會,陵燕閣也動作極快,直接投靠了北疆聯盟,且還率頭帶人滅了夜氏殘余,屠殺了不少人,以人頭祭血表忠誠,是以得了北疆之主的信任,允它繼續坐鎮北部!

    “我瞧著是北疆之主收攏了陵燕閣,想用它為脈點控制北部,畢竟北疆聯盟統治位置初成,冽鹿四部幅員廣闊,雖然是最弱的大境州,可也好歹是大境州,北疆聯盟目前規模不夠,是以只能知人善用不斷加深根基,一味鏟除異己是沒好處的!

    北疆聯盟之主絕對不是一個沒頭腦的人,看他這些年的布局就知道了,雖然上位是乘了秦魚送出的東風,但自身沒能力是不可能的。

    所以,作為北疆聯盟在北部安插的核心宗門,堪稱封疆大吏,北部陵燕閣的底子甚至比西部羅漢谷還強。

    而明面上,周盡川也是北部天藏之選十強高手之一,威勢不弱于周敦敦,又因為是少閣主,所以權威極重,眼下從天而降后,眼皮子都不帶動一下的,只對著秦魚等十人來了一句。

    “今天你們會死!

    說真的,他的背景,他的實力,他那陰鷙威嚴的氣場,以及刻骨的殺機,還是很真實很嚇人的。

    但問題就在于...他面對的十個人里面有好幾個不太正常。

    白澤:曾經散養如今入無闕大坑日常越兩級不知死活挑戰狂魔。

    長孫云鴻:凡事絕不慌從來穩得住大宗門一枝獨秀兢兢業業培養未來領袖。

    伏夏:樓上未來領袖的師妹,比樓上那位更穩得住,因為外冷內寒從不保暖。

    贏若若:這個題我不會做,青丘師姐你在哪?

    納青忻:我家祖宗給我打下的江山我來守,我是未來女王我為自己代言。

    方有容:???

    第五刀翎:???

    秦魚:???

    最后三人屬于未知屬性不明生物,到目前為止伏夏他們都不知道這三個人底子極限在哪。

    因為這一路來這三人一個日常外出打野,一個日常腦力統帥偶爾爆發,一個則是擼貓嬌養睡覺。

    沒出手,你咋知道對方什么實力?

    不明實力的三個無闕無底洞,面對已知來路的少閣主殺意,他們的反應是...一片沉默。

    方有容似有所感:“她是...”

    第五刀翎虛無提醒:“應該是那晚上...”

    秦魚溫溫柔柔:“忘記了就算了,何必勉強!

    行吧,大師兄大師姐果斷放棄了給對方一個角色出場機會。

    他們比秦魚還心冷,壓根沒去管那伙人的死活。

    不過現在知道了對方身份,人家哥哥又殺到跟前,好像想強行碰瓷甩鍋報復,面對這種麻煩,是選擇文藝路線跟對方掰扯下道德層面不要碰瓷以及法律層面不要污蔑呢,還是...直接剛呢?

    鏗!

    第五刀翎跟方有容同時拔出刀劍。

    那一瞬間,氣勢如虹。

    殺意也凜然!

    但也是這一瞬間。

    轟!

    那邊一片城墻塌了,城墻上十幾個人被塌陷的石塊扭曲轟砸且極限碾壓掩埋。

    很恐怖的術法,至少是半神通。

    卻沒有半點靈力波動的方向痕跡,也就是說他們不知道誰干的。

    但的確有人當著所有人的面把城墻上那伙人給活埋了。

    全場震驚中,膚白貌美腰細似柔弱掐腰輕推隨便倒的青丘姑娘平心靜氣擼了下懷里肥貓的腰上軟毛,跟自家NPC淡淡回了一句。

    “我是沒打算動手!

    “畢竟一個念頭就可以了!

    走邪路干過大乘期,飆極限干渡劫期,那還是四年前的事,如今再保守傳統,她裝逼的格調也得高貴優雅潤物細無聲一些不是么。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