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重生之賊行天下 > 第二章 重逢

第二章 重逢

作者:發飆的蝸牛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重生之賊行天下最新章節!

    聶言距離藥店越來越近,穿越馬路的時候,他的腳下鬼使神差地被勾了一下,跌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樂極生悲。

    嘶,好痛,聶言的手被摔麻了,膝蓋上也磕出了血。

    他勉強地坐了起來,膝蓋處血肉模糊。

    這時一輛粉紅色的萊利懸浮車從路邊經過,在距離聶言不遠的地方急停了下來,在寧江這個小城市,萊利懸浮車這樣的高檔貨是非常罕見的。價值九千萬的限量版轎車,不是普通人家能夠買得起的。

    一個身穿白裙子的少女打開車門走了下來,朝這邊急急地跑了過來。

    “同學,你沒事吧?”一個清脆動聽的聲音透著關切,在聶言耳邊響了起來。

    聶言聽到這個熟悉到靈魂的聲音,心頭一震,抬頭看去,眼前的人,不是謝瑤是誰?

    謝瑤還是那么漂亮,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點綴著粉紅色的花邊,明眸善睞,一條馬尾辮束到背后,她的臉頰還稍顯稚氣,卻洋溢著青春和朝氣。

    聶言恍惚想起了畢業六年后的那一次同學會,那時候的謝瑤,是一個事業成功的女強人,一身ol的裝束,姓感又迷人。

    時間真是奇妙的東西,它把一個美麗清純的少女,變成了一個姓感迷人的少婦,今天卻又把她變了回來。

    隔了一世,再一次相見,這或許就是宿命,命運如磁帶一般倒帶,將兩人重新放回了原點,悠揚的音樂緩緩響起,每一個音律,都是如此美妙而又動聽。

    聶言還記得,他和謝瑤的第一次相遇,便是如此雷同的情景,眼眶有些濕潤,謝瑤,好久都沒見過你了,你還好嗎?這一輩子,我再也不會讓你走遠了。

    “呀,你的膝蓋破了,流了好多血!敝x瑤驚道,想起來,她車上的藥箱里還有一些繃帶,朝那邊跑了過去。

    聶言看著謝瑤回到車上,高三的時候,他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用目光追逐謝瑤婀娜的背影,她身材窈窕,白色的裙子下露出半截小腿,白得就像精致的玉瓷一般。說起來,聶言的長相不算太差,父親成功之后,家境也不錯,不比謝瑤遜色,但是在謝瑤面前,他就是鼓不起勇氣。

    高中時的心態,還真是奇妙不可捉摸。以誠仁的眼光看待,當初的他還真是幼稚。

    謝瑤拿了繃帶,走到聶言身邊,用消毒藥水沖洗了一下聶言的傷口。她的動作非常小心,纖細的手指將傷口上的碎石一點點挑掉。

    “你怎么哭了,一個大男孩,受這么點傷就流眼淚,可不怎么好看哦!敝x瑤笑著調侃道,用拇指按摩了一下聶言膝蓋上的瘀傷。

    她笑的時候,嘴角露出一彎淺淺的酒窩,有一種說不出的明艷。

    “剛才摔倒的時候,眼睛里進了沙子!甭櫻阅橆a有點發燙,胡亂縐了個理由道,他之所以流淚,不是因為身上的傷,謝瑤的出現,就像在他的心上倒了一股滾燙的熱水,心中翻江倒海,百味陳雜,有辛酸,也有幸福,想要傾倒出來。

    謝瑤專注地處理聶言膝蓋上的傷口。

    聶言抬起頭,看著謝瑤的側臉,謝瑤的皮膚,白玉無瑕,嫩得可以擠出水來,一縷黑色的頭發垂落下來,耳垂上帶著精致的耳釘。

    以前和謝瑤同桌的時候,他總喜歡在上課的時候,用眼角偷偷地看謝瑤,怎么看都看不夠。

    謝瑤是他們班當之無愧的班花,別的班也有很漂亮的,聶言卻執拗地認為,謝瑤是整個學校最漂亮的一個。

    在這里相遇之后,聶言對謝瑤一直念念不忘,后來進了高中,卻驚訝地發現,兩人在同一個班,而且還是同桌,他認為,這是命中注定。直到十年后,他才明白,即便是兩個很有緣分的人,如果不好好把握的話,也是會錯過的,等他徹悟,卻已經來不及了。

    “你怎么敢一個人來這里?寧江可是很亂的,有很多黑幫!甭櫻躁P心地道,這里是黑幫勢力盤踞的地方,謝瑤這么漂亮,一個人來這里是很危險的。

    “不要小看我,我可是跆拳道黑帶三段,等21歲,我就能晉四段了。不信我練給你看!敝x瑤擺了個標準的起手式,忽然停住了,臉上升起一抹暈紅,支吾地道,“還是算了,我今天穿了裙子。不過我確實很厲害的!敝x瑤單純得不帶有一絲心機。

    聶言會心一笑,和謝瑤聊了幾句之后,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眼前這個年輕的少女,確實是謝瑤沒錯,純真可愛,活潑開朗,然而大學畢業后那次聚會,那種活潑與天真,便再也找不到了。原來憂傷經時間沉淀之后會如此決然地改變一個人。

    謝瑤打量了一下聶言,聶言看起來比她小幾歲,身材和她相當,只有一米七左右的樣子,身上衣服有點臟,可能是剛才摔倒粘上的,模樣雖算不上帥,卻還看得過去,只是不知為什么,聶言讓她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熟悉和親切,不知不覺話便多了點。

    “你在哪個學校上學?看你的樣子,應該才讀初中吧?”謝瑤覺得聶言有點傻愣愣的,傻得有點可愛,跑步的時候竟然不看地面,很多男生上初中的時候,都是這么傻,到高中就成熟多了。

    聶言雖現在雖然只有十八歲,卻有著二十八歲的心智,再次與謝瑤相遇,他已不再是以前那個懵懂無知的小男生了。心靈上,已有了歲月淬煉的淡定和從容。

    “誰說我才初中,如果不是國家實行計劃生育,我兒子都能打醬油了!甭櫻酝嫘Φ,做人不應該那么死板和沉悶。

    “孩子都能打醬油了,你就使勁吹吧!甭櫻缘脑挵阎x瑤逗樂了,咯咯地笑個不停。

    “我十八了!甭櫻缘。

    “你有十八了?看不出來,和我一個歲數呢!敝x瑤驚訝地道。

    由于營養沒跟上,聶言現在還有點顯小,個子也才一米六五的樣子,他是高三之后,物質條件好了,才瘋長到一米八的,F在的他模樣還有點稚氣,看起來確實像個初中生,他為此也有點氣悶。

    好歹也是二十八歲的靈魂,居然被說成初中生,可是現在他就這張娃娃臉,也沒辦法!澳鞘且驗槲疫@張臉看起來比較年輕!

    “小就小唄,還不承認!敝x瑤咯咯地笑道,她覺得聶言這個人蠻有趣的,她班里的那些男生,要么見了她就唯唯諾諾,不知道說什么,要么一個個流氓氣十足,令人厭惡。

    兩人聊了一會,聶言在謝瑤面前顯得自如了許多,偶有妙語,逗得謝瑤咯咯直笑。

    聶言看著笑意妍妍的謝瑤,想起了當初,那是他高三畢業,他和謝瑤同桌一年,一直以為兩人之間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他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他一直默默地喜歡謝瑤,對謝瑤幾乎是有求必應,但從未奢求謝瑤能夠記住自己,沒想到畢業了,竟意外地收到了謝瑤的那一份禮物,或許謝瑤的心里,也曾有他的影子。

    那是她十二歲時的照片,那時候的她還是一個肥嘟嘟的小胖妞。只有最親密的朋友,才會送這樣的照片。

    畢業以后,聶言對謝瑤仍無法忘懷,雙方時有聯系。

    重生一次的聶言,再也不愿意錯過了。

    再次相遇,聶言心神有些恍惚,前世今生,他和謝瑤有著解不開的宿命。

    她清澈的明眸偷偷打量著聶言的臉,聶言雖說不是特別帥,乍一看很普通,臉龐雖顯稚氣,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沉穩,可能與姓格有關。

    “我叫聶言,雙耳聶,語言的言!甭櫻耘c謝瑤雙目對視。

    謝瑤俏臉一紅,避開聶言的視線。

    “我叫謝瑤!敝x瑤道。

    聶言的視線下移,落在謝瑤的嘴唇上,她的嘴唇是一種淡淡的粉紅色,柔潤姓感。以前高中時候的聶言,是絕對不敢這么注視謝瑤的臉的,他只敢在角落里偷偷地看謝瑤美麗的臉蛋。

    “我爸爸還在等我,我得先回去了。今天聊得很開心。記住,你的繃帶到明天才能拆開,可不能提前解掉!敝x瑤不放心地叮囑道,站了起來。

    聶言活動了一下膝蓋,還能活動,不過是皮外傷罷了。

    “我沒事,已經能走動了。你回去吧,今天謝謝你!甭櫻缘,盡管想和謝瑤多說會話,但還是淡然地走到一邊,以后他就讀市里的貴族學校,跟謝瑤有的是機會相處。

    “那我先走了!

    “拜拜!甭櫻晕⑿Φ,信步離開,朝最近的藥店走去,他心里,不禁有些傷感,短暫的見面之后,又要分別了。

    謝瑤坐上懸浮車,啟動了車子。

    聶言回頭看了一下,謝瑤的懸浮車已經離開了,前輩子的偶遇,可沒今天這么順利,上輩子的他,在謝瑤面前根本連話都說不出來,謝瑤給他包扎了一下,然后就離開了。但就是那一次不經意的偶遇,謝瑤在他心里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以至于他那么多年念念不忘。

    重生真好,一切又可以重新開始,聶言想起了若干年后,他的一切很可能會被曹旭奪走,心中升起強烈的緊迫感,他要變得更強,才能保護住自己的一切。

    想到曹旭,聶言的心逐漸轉冷,這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怨恨,以至于上輩子,他毫不猶豫地將子彈送入了對方的腦袋。

    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盡快地進入信仰,在信仰里扎下根來。信仰和其他游戲不同,那是人類的第二世界,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游戲。聶言可以在信仰里,得到自己想要的。

    在藥店買了一些感冒藥,吃了下去,身體立即感覺舒坦多了,燒也退了,現在的藥效果還是不錯的。

    從藥店里出來,聶言往附近的百貨商店走去,他要買一個游戲頭盔。

    百貨商場里物品琳瑯滿目,各種電器,多到數不清,大多是智能化產品,有一些東西,聶言甚至叫不出名來。這里實行的是無人售貨,只要刷一下卡,就能拿到自己想買的東西。

    聶言轉了半天,終于找到了出售游戲頭盔的柜臺,各種顏色款式的頭盔,一一羅列于墻上,令人目不暇接,三種型號,數千種款式。

    價格最低的是一千三百信用點,最高的要一百二十多萬信用點。

    價格越高,配置越好,一分價錢一分貨,現在的聶言,只能買一個最低配置的。

    據說除了游戲頭盔之外,還有一些限量版的游戲倉,需要訂購才能買到,價格高達六千多萬信用點。

    對于這些,聶言現在只能想想而已。

    聶言在刷卡機上刷了卡,拿到一個淺藍色款式的頭盔,并實施了身份綁定。實施身份綁定后,這個頭盔就只能由聶言一個人使用了。

    信仰開服才七天,等級最高的也才五級而已,他還有充足的時間追趕。

    一個重生者,就應該用摧枯拉朽之勢干掉一切對手,這是一種氣勢。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

    ~~新書開門接客,請大家多多支持,謝謝№寒冰★語、攝訫術丶煙滅、想象力在心中三位同學的打賞。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