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第4780章 你在我眼中,最美

第4780章 你在我眼中,最美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最新章節!

    蒼芒太子說罷,葉凌月稍松了口氣。

    可又還有幾分擔心,她唯恐帝莘提出異議。

    她小心翼翼,睨了眼帝莘。

    卻見帝莘若有所思,正看向她。

    這讓葉凌月愈發緊張,這家伙不會真的說出真相吧?

    葉凌月以前都為帝莘的精明感到驕傲,這是她第一次為帝莘的精明感到頭疼。

    風林小筑里的陣法無端端停止,帝莘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死帝莘,你要是敢戳破我,我就記恨你一輩子!”

    葉凌月“惡狠狠”瞪了眼帝莘。

    帝莘和葉凌月“你來我往”,兩人的這番“交流”在外人眼中看上去,很是曖昧。

    一直在留意帝莘的舉動的鳳菲郡主一看,冒火了。

    “你們倆眉來眼去的干什么呢?”

    她沖到了帝莘和葉凌月面前,看看帝莘,再看看葉凌月。

    “丑八怪,別想勾引帝莘大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周雄怎么會看上你。我知道了,一定是你趁著他酒醉,投懷送抱。人至賤則無敵,楚暮看上你,你就想要另攀高枝!

    鳳菲郡主越說越是難聽,說得葉凌月好像是人盡可夫似的。

    “你胡說些什么,我家姑娘不是這種人!

    水碧護主心切,擋在葉凌月身前。

    “賤婢,你算是什么東西,敢和本郡主這么說話,滾遠點!

    鳳菲郡主一掌推開了水碧,想要去拉扯葉凌月。

    “她沒勾引我!

    就在鳳菲郡主準備對葉凌月動手之際,身后,男人冷冷的聲音讓鳳菲郡主不自覺住了手。

    她滿臉的驚喜,轉過身去。

    “帝莘大哥,你在和我說話?”

    鳳菲郡主滿眼都是愛慕之意。

    帝莘大哥和她說話了,這是帝莘大哥第一次回她話。

    早前表哥說了,帝莘大哥從不理會其他女人。

    他和自己說話,難道說,他對自己有意思?

    風菲郡主面上含羞,含情脈脈,望著帝莘。

    帝莘大步流星,走了過來。

    鳳菲郡主心跳加速,慌忙低下了頭來,一副低眉順眼的模樣。

    帝莘越走越近,已經近在咫尺。

    鳳菲郡主甚至已經感受到對方身上,渾厚的氣息。

    她一顆心,幾欲跳出胸膛。

    可當帝莘走到她身旁時,他一下子越過了鳳菲郡主,長臂一撈,將葉凌月攬入了懷里。

    “是我對她有興趣!

    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

    葉凌月還未回過神來,已經跌入了一副溫暖的懷抱里。

    帝莘的動作太過突然,葉凌月也是毫無防備。

    下一刻,她的下巴就被捏在了手中。

    足足比她高了近一個頭的男人,低下頭來,凝視著她。

    “女人,我對你很有興趣!

    帝莘的聲音富有磁性,聽上去很是悅耳,可是只有真正熟悉帝莘的葉凌月才會發現,他這話語里,并無多余的感情。

    帝莘捏著葉凌月的下巴,目光落在了她臉頰的那塊紅色胎記上。

    旁人眼里,丑陋無比的紅斑,在帝莘眼底,卻像是一朵絢麗盛開的花。

    真美啊……帝莘無聲贊美道。

    這是他見過的最美的陣法。

    竟能以這種形式,存在。

    他對她感興趣?

    也許真的感興趣,可并非是男女之間的興趣,而是一種,狩獵者對獵物的興趣。

    這樣的帝莘,讓葉凌月沒有半點喜歡。

    她討厭這樣的他,該死的,不記得葉凌月,不記得一切的他。

    “可我對你沒興趣!

    葉凌月忽的一抬膝,毫無防備地撞向帝莘的下身。

    帝莘眼眸一深,閃身避開了這一擊。

    蒼芒太子一臉的懵逼。

    他一定是瞎了,一定是的。

    他居然看到劍魔老兄主動向女人“示好?”

    而且那女人,還拒絕了他?

    那女人,還是楚慕的未婚妻?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材?

    “賤人!你不要臉!”

    鳳菲郡主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居然主動去抱一個丑八怪,頓時七竅生煙。

    “水碧,我們走!

    葉凌月也是一肚子的窩火,她一跺腳,揚長而去。

    見其走遠了,帝莘還“戀戀不舍”凝視著她的背影。

    “葉凌月?很有趣!

    帝莘勾了勾唇,嘴角呈出了一個優美的弧度。

    他這一笑,讓炸毛的鳳菲郡主一下子被迷得忘乎所以,甚至連生氣都忘記了。

    等到鳳菲郡主犯花癡結束,才發現帝莘早已不知所蹤。

    “帝莘大哥,哎,等等我!

    鳳菲郡主忙小跑著追了上去。

    風林小筑里,只剩了蒼芒太子。

    “這可真是爛攤子。劍魔帝莘居然對楚暮的未婚妻感興趣,楚暮若是知道了,不知是何反應?”

    蒼芒太子摩挲著下巴,自言自語著。

    葉凌月是不是廢物,蒼芒太子不知道。

    可她的膽識,絕對是一等一的,連蒼芒太子都沒膽量,敢對劍魔帝莘下手,更何況還是對劍魔帝莘的命根子下手。

    而且,劍魔帝莘居然沒有反擊?

    難道說,劍魔帝莘的眼光真的那么獨特?

    蒼芒太子嘆了一聲,命人將周雄的尸體處理了。

    葉凌月回到了浣花居后,依舊是一肚子的火氣。

    “主人,你和那位帝莘殿下認識?”

    水碧見葉凌月臉色不對,小心翼翼問道。

    “我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葉凌月說罷,鼻間有些發酸。

    帝莘,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帝莘了。

    她此刻,只想弄清楚,這百年間,帝莘到底經歷了什么。

    他為什么成了劍魔,又怎么來了三十三天。

    水碧一陣沉默,她想了想。

    “主人,奴婢不知當說不當說。那位帝莘殿下對你好像很特別,畢竟他連鳳菲郡主都不理會。如果你們有什么誤會,也許你可以想法子解開誤會!

    水碧身中傀儡符,一心就只知道效忠于葉凌月。

    她只知道,主人見了帝莘后,很不開心。

    哪怕是得知楚暮少爺另有所愛時,主人也不曾有這樣的反應,可見那個帝莘,對主人而言,非常重要。

    解開誤會……葉凌月聽罷,也是一陣沉默。

    水碧說得沒錯。

    她不該盲目的惱火。

    帝莘身上,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她必須想法子弄清楚,讓帝莘變回原來的帝莘。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