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橫煉宗師 > 第十章:魔道之始(重發,因為部分手機端看不到)

第十章:魔道之始(重發,因為部分手機端看不到)

作者:云中客來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橫煉宗師最新章節!

    我的手機端能夠看到這一章,不過似乎不少讀者看不到,我試試重發看看,看過的無視這一章即可。

    ……………………………………………………

    ……………………………………………………

    峨冠玄服、銀鬢長眉,當神秘中年人卓立小舟悠然而至,他周身散發的奇異魅力頓時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注意。

    尤其是七殺神攀鴻和陰陽秀士胡綸,當兩人看到中年男子的一瞬間,不由得瞳孔收縮,心跳如同擂鼓般加速劇烈起來。

    無論是誰第一眼看過去都會覺得對方至少年過四十,無論身姿氣度都沒有年輕人的活力虛浮,但仔細看去就會發現他的皮膚晶瑩通透、隱隱閃現著一種紫紅光澤,下頜短須也隱隱透著紫色,讓兩人心中不禁浮現出一個人來!

    他究竟是誰?

    面對這種情況七殺神攀鴻和陰陽秀士胡綸不約而同的收斂氣勢,提聚功力,暫時準備按兵不動,同時心中忍不住思考起來。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這首入耳便令人耳鼓頭腦酥麻的詩,也不禁讓眾人分析其中意味。

    儒道佛魔,江湖中的上乘武功無不依托于信仰和文化傳承,小門小派和正道魔門之間的差距可不僅僅是功法的優劣,更關鍵的便是引導人心靈和思想的文化底蘊。

    這首詩似乎是在說這位神秘人有個十年未曾見過的故人,當年曾經共同沐浴春風,觀賞桃李之花,飲酒為樂;十年后江湖寂寞,只能在下著雨的夜晚面對油燈思念當年的美好。

    誰是他的故人?

    原本一觸即發的戰場詭異的寧靜下來,直到嬌小玲瓏、背負柳葉雙刀的謝靈韻發現大家的目光都投注在她的身上,讓她忍不住嚇了一跳,隨后才發現神秘人的目光正凝聚在自己身上。

    “原來是邪靈謝清流大駕!”七殺神攀鴻身為浣花宮長老,知道蝎尾刀巧遇邪靈隨后宮主派遣高手前去追殺于他,只是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么快遇上對方。

    謝靈韻眼珠一轉計上心頭,她雖然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但魔門中人最是絕情無義,就算自己的母親她也印象不深,何況從未見過的父親。

    她是被王夫人一手撫養長大,王忠嗣夫婦一直被她視為父母,對于自己親身父親的出現并沒有太大感覺,不過若是能夠保住三人性命,叫一聲父親又如何!

    “爹爹,女兒被人欺辱不說,他們還想殺了邪靈門唯一傳人,浣花宮根本就是想要滅掉我邪靈一宗的傳承!”謝靈韻脆生叫道,剛開始兩個字還有些發顫,后來便越發順暢起來。

    “你們兩個賤人只是仗著年齡大些功力深厚,便來欺負我們這些小輩!此刻見了我家父親怕是心里已經嚇得屁滾尿流了吧,還不快點自刎于此,免得等會強吃苦頭!”謝靈韻一番話說的又急又快,說完之后才發現情郎正面露苦笑看著自己!

    壞了,說的太過了,謝靈韻連忙住口,這根救命稻草讓她有些太過著急了!

    “哈哈哈哈,邪靈你生的好女兒,她根本就是想讓你和我們拼死戰斗,好讓她和自己的情郎逃出生天!”七殺神攀鴻放聲狂笑,嘲諷道:“你還江湖夜雨十年燈,你的女兒可一點都不領情!”

    “謝清流,怕是你死了,你女兒也未必會在你墳前上一炷香!”陰陽秀士胡綸也打蛇隨棍上,試圖配合七殺神攀鴻將邪靈激怒,徹底破掉他現在這種邪異氣勢。

    “乖女,說的好!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魔道中人便是要時時刻刻追求目前對自己最重要之物,自然要有將父母親情拋之腦后的信念和勇氣!泵鎸ζ邭⑸衽束櫤完庩栃闶亢]的嘲諷,邪靈謝清流反而放聲大笑起來。

    “無論夢想、欲*望、信念,不用拘泥于其他人眼中的正邪之分,為了它們竭盡全力、不擇手段這便是魔道之初!”邪靈面露微笑,溫柔的看向自家女兒笑道:“不斷追逐、不停前進,然后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生老病死、愛恨情仇、時間流逝,莫非感官共創之幻象,軌空為實,始終一無所有;此時方能盡窺天人之道,入超凡之門!

    峨冠玄服、銀鬢長眉,風姿氣度猶如天人一般的父親,微笑著向自己介紹他的人生經驗理念,這本是很溫馨的一幕。

    但無論謝靈韻他們三人,還是七殺神攀鴻和陰陽秀士胡綸,五人心中同時泛起一股驚懼。

    對于女兒的無情反而高興,這在魔道之中并不算異常,很多魔道傳承都是以養蠱的方式進行,徒弟必須無情的殺掉師父,才能夠得到真正傳承。

    但后面邪靈謝清流所闡述的自身魔道理念,卻猶如一道驚雷閃電炸翻了他們的世界觀。

    不拘泥于尋常人眼中的正邪,為之竭盡全力、不斷手段才是魔道之初!

    最終領悟生老病死、愛恨情仇、時間流逝,莫非感官共創之幻象,軌空為實,始終一無所有,這才是魔道真意,超脫之法?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邪靈的感情只是表象,其內心早就將一切看空,只是遵照自身魔道理念來行事!

    這才是真正的涼薄無情!

    七殺神攀鴻和陰陽秀士胡綸兩人心中警鈴大響,邪靈謝清流早年便是超一流的高手,只是那時無論氣度信念都遠遠落后于魔霸向天朔,五連敗后才會銷聲匿跡。

    對于魔門強者來說,心神強度遠遠不及正道高手來的穩固,心境破損功力會一瀉千里,永世不可翻身。

    而此刻邪靈謝清流可不僅僅是修復了原本的心境而已,他破繭重生已經有了由魔入道的理念,可想而知功力也已經盡復,說不定還有了極大的突破!

    咻……

    陰陽秀士胡綸突然撮唇一聲尖嘯,四周黑暗中頓時涌出上百個頭扎黑色頭巾,手持各種兵器的殺手。

    這本是防備謝靈韻他們萬一能夠突破逃遁而準備的,但現在胡綸已經準備將這些棋子完全舍棄了!

    “父女重逢,何其幸事,便以兩位頭顱權作見面之禮!毙办`謝清流一邊朗聲笑道,一邊以足尖輕敲小舟一下。

    下一刻,河水中爆開大片水花,邪靈腳下的小舟被一股巨力向上推起,仿佛水下有一條蛟龍猛的頂上小舟一般。

    借助小舟飛起之力,邪靈謝清流沖天飛去,劃過一道的完美的拋物線,猶如蒼鷹搏兔般向陰陽秀士胡綸撲去。

    陰陽秀士胡綸和七殺神攀鴻同時臉色大變,從剛開始邪靈現身兩人的精神便牢牢鎖定在謝清流身上,一旦邪靈發力周身有所動作,兩人便會同時發動迎擊邪靈,不求傷敵只求能夠全身而退。

    可就在小舟沖天的那一刻,邪靈周身還未曾有一絲異動,兩人高度集中的精神不由被打了一個時間差,等邪靈展開身形撲向陰陽秀士時,兩人已經失去了聯合的機會!

    動!

    尤其是陰陽秀士,當邪靈謝清流撲向他的瞬間,眼前固定的一切包括石橋、明月和邪靈的身形形成了詭異的對比,那種視網膜難以立刻捕捉成像的感覺讓胡綸難過的想要嘔吐!

    陰陽大手!

    生死之間,陰陽秀士胡綸心臟猶如力士擂軍鼓般狂猛的跳動起來,一道真氣從丹田內瘋狂涌出,分化為陰陽兩路涌入他的雙臂。

    隨后胡綸不管不顧的向天空連環拍擊,左手赤紅右手青涼,兩種截然不同的劈空掌力在半空中相互吸引相互克制,旋轉形成毀滅一切的狂飆。

    無用!

    李玄并指為刀模仿當日銅羅漢厄難的那招猿魔躍、劈華山,右手一記手刀斬破一切亂流,猶如巨艦揚帆起航,瞬間破開所有長江大浪。

    將數十道陰陽大手印的勁力一掃而空之后,李玄的速度瞬間已經提升至鬼魅級,就在陰陽秀士眼珠斜轉將要鎖定他的身影時,他已經站在了陰陽秀士的身邊,掌刀劈出瞬間切下了他的頭顱。

    一瞬之后,陰陽秀士的眼眸失去了光彩,至死他也沒有看到李玄的正臉。

    而直至李玄取下陰陽秀士頭顱,謝靈韻他們才發現小舟上翻的原因,因為水下跳出來一個壯碩如同佛寺金剛的光頭力士,揮動一條烏黑鐵棍便向赤貅幫的殺手們沖去。

    原來這個光頭力士一直潛伏在水下,怪不得那一頁小舟可以不受水流影響,固定在河流之上!

    謝靈韻和情郎對視一眼,謝靈韻眼中滿滿的我怕,她的情郎更是不堪,雙膝都忍不住有些發軟了。

    “宮主不會放過你的!”七殺神攀鴻猶豫了很短的一瞬,就在李玄擊破陰陽大手印的瞬間,他咬破舌尖催動了宗門秘傳燃血大法!

    以燃燒精血為動力,瞬間可以將自身體能強化超越巔峰,攀鴻大喊一聲快速向城南奔去。

    邪靈的速度快的異常,即使催動燃血大法,他也未必能夠堅持多久,城南盡是各種深宅大院,很適合躲藏!

    邪靈謝清流十五年未出江湖,自然不可能熟悉那片地形!

    一盞茶后,七殺神攀鴻隱匿于一座假山之中,強行將一口淤血咽下后,他終于松了口氣。

    感覺著自己體內精氣的匱乏,他攥緊雙拳緊咬牙關,邪靈謝清流,此仇不報非君子!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