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夫君是未來大魔王怎么辦? > 524|第 524 章

524|第 524 章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夫君是未來大魔王怎么辦?最新章節!

    自從請動兩位妖尊出面后, 刁茂奇就一直守在城主府,等待那邊的消息。

    在看過下人呈送到他面前的極品太玄益氣丹后, 刁城主就下定決心, 一定要將寧遇洲弄到城主府,成為城主府的專屬丹師。

    他自然知道天級丹師在魂獸大陸的地位, 不管到哪里, 都備受禮遇。

    但同樣的, 魂獸大陸以妖修為主, 妖修的行事比人修更有破壞性, 他們更崇尚暴力, 極少會有讓他們顧及之物。雖然在人修眼里, 天級丹師很珍貴, 可放在妖修眼里,若是不合他們的意,亦可直接毀掉。

    當然, 刁城主請兩位妖尊出面, 并非是想毀掉寧遇洲,而是想以他們的威勢脅迫寧遇洲。

    近年來他得到消息,聽說兩位妖尊一直在尋找幾種天級以上的靈丹, 可惜寶鼎城里的那些天級丹師都無法煉制出他們需要的靈丹。恰好城主府里養了兩位天級丹師, 秉著為他們分憂的原則,刁城主特地去詢問他們需要什么靈丹。

    可惜兩位妖尊并未告訴他,隨便敷衍一句將他打發。

    刁城主也不氣餒,兩位妖尊會鎮守在寶鼎城雖是因為妖主之故, 但他想坐穩這城主之位,還要兩位妖尊照顧,自然想辦法討好他們。

    在刁城主看來,寧遇洲能煉出天級的極品丹,可此他的煉丹術之高,想必他一定能煉出兩位妖尊需要的靈丹。

    刁城主前去向兩位妖尊稟報這事時,也是耍了個心眼,告訴兩位妖尊,寧遇洲不愿意為城主府煉丹,亦是不愿意為妖修服務,希望兩位妖尊能將此人帶回城主府,日后若是妖尊們需要什么靈丹,能直接找他煉丹。

    刁城主打的主意很好,自從得知兩位妖尊去找寧遇洲后,他便一直派人盯著紅媚妖尊的紅林客棧。

    “城主,兩位妖尊離開了!

    聽到下人的稟報,刁城主難掩興奮,問道:“兩位妖尊可說了什么?”

    負責盯梢的下人遲疑了下,回道:“兩位妖尊直接回寶鼎山,屬下亦未聽他們有什么吩咐!

    刁城主的眉頭皺了起來,兩位妖尊是何意?為何不將人帶回城主府?

    “爹!”

    刁城主抬頭看過去,便見他最寵愛的女兒刁凌惜出現在門口。

    刁凌惜的臉色還有些慘白,襯得眉宇間越顯陰戾,她咬牙切齒地問:“兩位妖尊過去了?可有將那姓寧的煉丹師帶回來?”

    “沒有!

    “沒有?”刁凌惜也跟著皺眉,“為何不帶回來?”

    刁城主搖頭,“為父也不清楚情況,還需要去問問兩位妖尊!

    “爹,我和你一起去罷!钡罅柘У,她心里恨毒了聞翹,不僅妒恨她有一副花容月貌,也憤怒她竟然將自己打成這樣。

    雖然不是什么致命傷,但也留下內傷,讓她只能窩在府里養傷。

    從來沒有人對她下如此狠手,聞翹那揍人的狠勁,不僅將她的氣焰揍得更旺,也讓她恨不得將此女撕了。

    刁城主沒拒絕,他記得銀月妖尊還挺喜歡他女兒的,帶過去見見銀月妖尊也好。

    父女倆朝兩位妖尊的洞府而去。

    因為刁凌惜身上有傷,行動不便,只能坐在轎子里,由城主府的侍衛抬過去。

    城主府雖在寶鼎山上,但卻只是位于寶鼎山的邊緣,往深處的寶鼎之中,那才寶鼎城里靈氣最好的地方,也是世俗界俗稱的風水寶地。

    兩位妖尊一直在此地修行。

    刁城主決定讓女兒去拜訪銀月妖尊,而他則去拜訪青魄妖尊,父女倆可以探探兩位妖尊的口風。

    刁凌惜素來得銀月妖尊的青眼,每次她前來拜訪時,銀月妖尊并未拒絕,這次也一樣。

    見到銀月妖尊時,刁凌惜拖著病體,恭敬地施禮。

    “你怎地變成如此?”銀月妖尊詫異地看著刁凌惜虛弱的模樣,暗忖難道寶鼎城里有人膽大包天,連城主之女也敢打傷?

    刁凌惜委屈地道:“妖尊,晚輩這是被一個女人所傷,那女人據說是寧丹師的道侶……”

    良久未見銀月妖尊開口,刁凌惜抬頭望去,卻見那美艷的妖修紅唇微勾,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妖尊?”刁凌惜錯愕地看著她,不知她是何意。

    銀月妖尊漫不經心地道:“原來如此!既然對方是寧丹師的道侶,你便讓她一讓,沒事別去招惹她!

    “妖尊!”

    刁凌惜震驚地看著她,完全沒想到她竟然會這么說,和她想像中的不符。

    她知道銀月妖尊為何會對自己青眼有加,這是因為自己的體質與眾不同,天生的純陽之體,在那些女修眼里,簡直是再好不過的爐鼎之體,雙修道侶的第一選擇。

    可惜這純陽之體卻是出現在一個女子身上。

    若是純陽之體為男子,只怕魂獸大陸的女妖修們都要為之瘋狂,狂搶為夫君。

    不過雖然這純陽之體是女子,依然很吸引很多女妖修的目光,縱使不能當成爐鼎雙修,放在身邊偶爾吸一些陽氣也足矣。

    銀月尊者自然也是打著這主意。

    所以刁凌惜頂著這副模樣過來,就是想讓銀月尊者為自己出氣的,哪知她卻讓自己避讓打她的人。

    銀月妖尊微微笑起來,語氣柔和,“本尊知道你素來喜歡好看的男子,那寧丹師確實是個極好看的,但他的煉丹本事亦不差,你可千萬別去招惹他,本尊還想讓他為本尊煉丹呢!

    刁凌惜茫然地看著她,不明白為何兩位妖尊的反應和以往不同。

    然而未等她弄明白,銀月妖尊已經揮手,讓府里的妖獸們將她送出去。

    等刁凌惜離開銀月妖尊的洞府時,發現父親正好被青魄妖尊座下的妖獸送出來。

    一陣山風吹過,父女倆面面相覷,都有些凄涼的模樣。

    父女倆的心變得沉甸甸的,但也知道這里是兩位妖尊的地盤,不宜說什么,皆沉默地回到城主府。

    “父親,青魄妖尊說了什么?”刁凌惜詢問。

    刁城主的眉頭緊鎖,“青魄妖尊讓城主府沒事不得去打擾那天級丹師!

    回想當時青魄妖尊那命令式的冷酷口吻,刁城主心里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更讓他心情微妙的是,青魄妖尊給他下的命令,竟然讓他派人去天陣城,警告天陣盟。

    天陣盟是能隨便警告的嗎?

    刁城主簡直要被這些任性的妖修弄得頭都大了。

    沒想到此行不僅沒有將天級丹師弄進府,反而還要被迫去做送死的蠢事,刁城主后悔不已,突然間明白寧遇洲當時那句話的意思,難不成他早就預料到會是這個結果?

    刁城主越想越心驚,再也不敢小瞧寧遇洲這突然冒出來的煉丹師。

    而他想知道的是,寧遇洲到底是憑什么讓兩位妖尊護著他的?難道就因為他會煉天級丹嗎?縱使他事先想到,兩位妖尊確實會讓寧遇洲煉丹,可也沒有想到,他們會對寧遇洲如此禮遇,甚至為此警告自己。

    “爹,現在怎么辦?”刁凌惜滿臉不愉地問,“要不,去找姐姐吧!

    刁城主的眉頭皺得更深,明白女兒的意思,他搖頭,“不行,凌云雖在妖主身邊伺奉,但并非得妖主看重……”

    雖然對外的說法,他的女兒是妖主的侍妾,但自家知自家的事,像這樣的“侍妾”,妖主身邊多得是,甚至還不一定能見到妖主的面。

    聽說妖主一直在妖羅殿中修行,那些作為侍女送過去的人修女子,只能在妖羅殿外伺候,極少能進入妖羅殿里。

    抬出妖主來唬人一時能行,但唬不了一世。

    平時城主府能借著妖主之名震懾那些心懷不詭之人便罷了,要是直接找上大女兒刁凌云,那肯定不行的。

    刁凌惜陰郁地看著前方,牙齒咬得咯吱作響,嘗到嘴里的血腥味后,她突然笑起來。

    ***

    再見到刁凌惜時,聞兔兔詫異地看她,“有何貴干?”

    刁凌惜養了半個月的傷,終于能下床行動,看起來沒那么凄慘,于是便再次來到紅林客棧。哪知剛到,就見到聞兔兔這個她欽點為二十二房男妾的妖修從客棧里走出來。

    刁凌惜依然不改囂張的氣焰,“我來找那天和我打架的女人的!

    聞兔兔詫異地看她,“你還想挨揍?”

    “我要再和她打一架!”刁凌惜雙目染滿怒火。

    聞兔兔撇嘴,“我姐姐才沒空搭理你,你要真這么想打架,我可以奉陪,只是打傷了你,你可別找你爹訴苦!

    刁凌惜冷笑一聲,“我只找那女人,讓她出來!”

    聞兔兔覺得這女人腦子有病,看在城主府現在派人去天陣盟找茬的份上,暫且饒過她,要是她再撞上來,他可不會客氣。

    于是聞兔兔繞開她,離開客棧。

    也不知道刁凌惜想做什么,見他離開后,竟然守在紅林客棧的門外不走。

    不少經過的寶鼎城的修煉者忍不住看她一眼,不知這位城主府的八小姐又搞什么名堂,紛紛搖頭走開,倒也不擔心城主府會做什么。

    沒看到現在很多人到紅林客棧求丹,卻不見城主府的人再次過來找人嗎?連城主都安靜如雞,會造成這種情況,一看便知,定是那兩位妖尊做了什么。

    最近寶鼎城非常熱鬧,來了不少修煉者,這些修煉者都是來寶鼎城求丹的。

    求丹的對象自然是居住在紅林客棧的那位寧丹師,而且這些修煉者中,竟然還有一些元皇境妖修。

    起初眾人不明白為何那么多人來此求丹,直到一則消息在寶鼎城漸漸傳開,引起整個魂獸大陸的震動。

    魂獸大陸竟然出現上古洞府。

    想入上古洞府,必須有天級以上的靈丹。

    魂獸大陸沒有王級丹師,天級丹師倒是不少,于是不少人打聽所需要的天級靈丹是什么后,紛紛準備湊齊材料,想去找天級丹師幫忙煉丹。

    荊絕看到朋友遞過來的儲物袋時,滿臉愕然。

    他的朋友說:“荊兄,聽說你和那位寧丹師認識,能不能托他幫忙煉些五行破障丹和紫府蘊氣丹?”

    荊絕默默地看著朋友,想起最近寶鼎城的風云,差點給寧遇洲跪了。

    這位寧公子不出手則矣,一出手整個魂獸大陸都被他攪得風云驟變。

    寶鼎城的城主府算什么,刁八姑娘算什么,在突然傳出的上古洞府面前,兩個什么都不是。

    如今整個魂獸大陸,估計沒有人和妖修不知道上古洞府,明明是天陣盟瞞得死緊的秘密,卻莫名其妙地傳遍大陸,可以想像天陣盟那邊會如何生氣。

    荊絕忍不住撓頭,雖然他不知道寧遇洲在其中做了什么,但怎么看都像是坑了天陣盟一把,這仇恨拉得可大了。

    越來越多的修煉者涌往寶鼎城,連天陣盟的人都來了。

    天陣盟的麻管事見到寧遇洲時,忍不住暗暗苦笑。

    他也想問,他們天陣盟怎地就惹到這位丹師?明明魂獸潮時,彼此都是客客氣氣的,甚至他們天陣盟不惜送他丹方借此交好,為何最后弄成這樣?

    而讓天陣盟更無力的是,明知道上古洞府的消息暴露肯定有寧遇洲的手筆,卻不能對他做什么,因為天陣盟也要來求丹。

    天陣盟掌握大陸傳送陣,照理說可以到其他大陸求丹。

    但壞就壞在那三種靈丹不是尋常的煉丹師能煉出來的,天陣盟也到其他大陸求丹,但找到的煉丹師煉出來的數量不僅少,甚至品相極低,大多是下品天級丹,連中品都少。

    而且時間不等人,只剩下幾個月,若是沒有齊集足夠的靈丹,他們無法確保天陣盟的人能平安地進入洞府。

    不得已之下,天陣盟也只好過來求丹。

    麻管事垂下眼眸,天陣盟可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日后清算的機會多得是,除非對方不使用大陸傳送陣。

    現階段,便由他們猖狂。

    對于天陣盟的求丹,寧遇洲一視同仁,答應會為他們煉丹。

    等麻管事離開后,聞兔兔不高興地道:“寧哥哥,為何也要給天陣盟煉丹?他們那么有本事,可以去其他大陸找那些王級丹師求丹啊!

    寧遇洲沒有回答,回答的是寧寄臣,“因為他們沒有時間了!

    這時,師無命跑進來,“寧哥哥,阿翹妹妹煉化完鳳髓玉皇了嗎?”

    寧遇洲抬眸看他,“找阿娖有事?”

    “還是不那刁姑娘!睅煙o命嘆氣道,“她要找阿娖妹妹打架,我最近被她纏著,煩死了!

    他真不擅長打架啊,被個女人纏著,想將她打走也打不過她。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