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寒門貴妻:仙師大嫁來種田 > 第375章 去尚書府

第375章 去尚書府

作者:巫山不是云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寒門貴妻:仙師大嫁來種田最新章節!

    秦夫人帶著丫環,笑著走進來,“方才聽門房說你們回來了,我便過來看看。我也是剛回來不久,送婉婉上船后回來的路上,見有一家紅豆糕賣的不錯,想著你或許喜歡,

    就買了一些,還熱著,送過來給你們嘗嘗!

    說著,秦夫人朝身后的丫環一抬首。

    丫環立即提著個精美的小食盒躍過秦夫人走過來,放到桌上。    秦瑟瞥了瞥那小食盒,大有一種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既視感,她不動聲色地和謝桁交換了個眼神,保持著得體的微笑道:“倒是有勞夫人記掛了,只是送個糕點而已

    ,夫人又何必親自跑一趟?原本就是我客住秦家,夫人應該派人跟我說一聲,我直接過去拿才是!

    秦夫人聽得出來秦瑟話里的生疏,笑意僵了一下,旋即笑意更甚道:“也不僅是來給你送些糕點的,還有事想與你說一下!

    “夫人請說!鼻厣桓毕炊牭哪,委實做盡了客住的本分。

    秦夫人保持著笑意:“今日去送婉婉回來的路上,我們遇見了尚書府的柳夫人!

    “柳夫人?”秦瑟想起昨天在曹國公府見過柳夫人,一下子猜到柳夫人是為什么而來的了。    秦夫人卻以為她不知,便繼續道:“柳夫人說,有事想求你幫忙,性命攸關的大事,我瞧她神色緊張不似作假,便應承幫她帶句話給你。她說,今日無論多晚,她都在

    府中等你,只要你有空隨時過去都可!

    秦瑟挑了一下眉,看樣子,柳夫人的事,已經很急切了。

    如若不然的話,柳夫人也不會留下這么一句話來。

    但秦瑟沒有立即回答秦夫人,而是看向謝桁。

    她沒有注意到,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她做事之前,總是會下意識地看向謝桁。

    她朝謝桁眨了眨眼。

    謝桁略略頷首。

    秦瑟才朝秦夫人笑道:“既然柳夫人有話,那我現在就走一趟尚書府就是了!

    秦夫人點點頭,“那你小心些!

    秦瑟福了福身。

    秦夫人不好久留,便帶著丫環走了。

    目送她出了清荷園,秦瑟扭頭看向謝桁,“我去一趟尚書府!

    “我陪你?”謝桁問道。

    “不用,都是女眷之間的事兒,你去了反倒不好。我自己去就行,很快就回來!鼻厣獢[擺手,便提步朝外走去。

    謝桁望著她的背影,到底沒追上去,正好他也有事要辦。

    他轉頭看向張半仙,道:“對了,后廚準備晚飯了嗎?”

    “哦哦哦,晚飯!對,我去問一下!”張半仙方才還在回味今天聽的曲子,聽得謝桁的話,他才想起快晚飯時間了,便轉身打算去后廚看看。

    但他剛一轉身,就感覺到脖子上一痛,兩眼一翻白,暈了過去。

    身后,謝桁收回手刀,將張半仙扶到旁邊的抜步床上,隨后拿出一顆藥丸,塞到他的嘴里。

    張半仙歪著頭,便好似睡著了一樣。

    謝桁做完這一切,便提步出了房間,隨手將房門關上,悄然出了秦家。

    ……

    秦瑟直奔尚書府,二品大員的府邸,總是好找的。

    她打聽了一下,便得知柳尚書府邸所在之處,很快趕到了尚書府。

    但她一靠近,門房小廝就兢兢業業地攔住了她。

    不過到底是大戶人家的小廝,語氣還算客氣,“這位姑娘,這里是尚書府,不可隨便亂闖!

    秦瑟欠了欠身,“我是來找柳夫人的!

    “你找我們夫人?”小廝打量著秦瑟,“你是誰?有帖子嗎?”    “帖子沒有,我姓秦,叫秦瑟!鼻厣f著,從兜里掏出二兩碎銀子,塞到小廝手里,笑瞇瞇地道:“勞煩小哥幫我通傳一聲,你家夫人若是知道我來了,肯定會見我的

    !

    瞧見秦瑟很是客氣,還塞了銀子,只求通傳一聲,小廝掂量著手里的錢,便笑道:“行,那你在這等著,別亂闖啊!

    秦瑟笑著,“小哥放心,我肯定不會亂跑的!

    門房小廝這才揣起那二兩銀子,轉身進了府邸里。

    秦瑟當真乖覺地站在門口等著。

    不過柳夫人倒是沒讓她等多久。

    大約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柳夫人便急匆匆繞過垂花門,走了過來。

    看到秦瑟,她焦急的面上露出一抹喜色,快步走到秦瑟面前,“秦姑娘,還真是你?方才我聽門房說,有位秦姑娘過來,還在想著是不是你呢!

    “柳夫人!鼻厣A艘欢Y。

    柳夫人連忙將人扶起來,“快別這么客氣了,到里面說吧!

    秦瑟微微笑,跟在柳夫人身后,一并往里去,“聽秦夫人說,夫人今日有來找我,說是有要事,還說無論多晚都會等我,我豈有不來的道理?”    “秦姑娘果然人好心善!绷蛉寺犞厣蜌,沒有拿喬,心里松了一口氣,但不欲在這說那些話,便引著秦瑟一路去了她的房間,臨了還讓紅杏去把柳二姑娘和柳四

    姑娘叫過來。

    秦瑟聞言,便阻攔道:“不用了,此事只關乎夫人,我們單獨說話即可,叫兩位姑娘過來,反倒會嚇到她們!    “那倒是不妥了!绷蛉瞬缓镁芙^秦瑟,便朝紅杏吩咐道:“罷了,不要叫她們倆過來給秦姑娘問安了,你去后廚張羅一桌席面來,天色將晚,秦姑娘一定得留下來吃

    飯!

    她說最后一句的時候,眼巴巴地看著秦瑟。

    秦瑟笑了笑,沒應承但也沒拒絕。

    柳夫人理所當然地認為她是默認了,便朝紅杏使了個眼色。

    紅杏立即福身下去。

    柳夫人正好引著秦瑟進了自個兒的房間。

    秦瑟進了房間,就感覺到一陣陰風。

    屋里雖然生著火龍,卻不讓人覺得溫暖。

    秦瑟不由蹙了蹙眉。

    柳夫人并未發現她的異樣,揮手散退了左右。

    秦瑟見狀,便直截了當地問道:“不知夫人今日特地來尋我,所為何事?”    “秦姑娘你是知道的,我就跟你直說了吧!绷蛉死厣谝慌缘膾i步床上坐下來,捂著心口道:“昨日你跟我說過那樣的之后,我一直覺得心緒不寧,在屋里呆著

    ,總是會覺得喘不上氣,仿佛有人捂著我的嘴一樣!

    秦瑟微微一笑,“或許是夫人沒睡好的緣故?”    柳夫人急忙搖頭,“不!起初我也以為,是自己這些日子來想太多,以至于沒睡好的緣故,可是今日我午睡的時候……我,我做了一場噩夢!”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