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龍王殿 > 第1706章 不忍直視

第1706章 不忍直視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龍王殿最新章節!

    第1706章不忍直視

    “陳默,你這小子不厚道!”

    張霍站在陳默身邊,看著陳默收拾了天魂,眼底羨慕不已。

    “再怎么說,咱們也是同一陣營,結果你小子吃獨食,大量的靈魂之力,盡數被你擊殺,更是被你吞噬!

    “這么看來,我倒顯得是多余,你可不能如此不公啊!

    張霍話笑著說完,但他的話明顯有打趣的意思。

    自從被陳默打敗之后,他便認定自己不是陳默的對手。

    如此,還不如和陳默打好關系。

    所以張霍一進天闕九宮戰擂,便是直接找到了陳默。

    只是,一路上的廝殺,陳默占大多數靈魂之力。

    張得到少數的靈魂之力,提升靈魂緩慢,張霍對陳默也是有一絲怨言。

    “別慌,等我突破大乘的靈魂,我自然會分享靈魂之力給你!

    當下,陳默著手提升靈魂之力,因而,需要的靈魂之力也就更多了。

    眸子一閃,似是擦覺長空之上有人,陳默抬頭,映入眼簾的不正是燕傾城和劉璇,不過兩人望著陳默,神色略有不同,劉璇的眼底是濃郁的殺意。

    “陳默,我奉師名來殺你,并且,玄劍門和本門的擂臺之戰,也該是時候開始,我劉璇挑戰你,你可敢迎戰?”

    嬌喝之聲滾滾而下,戰意狂涌。

    下一秒,劉璇的軀體駕馭玄光,向陳默所在的位置飛馳下來。

    “擂臺戰,終于要開啟了嗎?”

    陳默眸子閃動,銳利的戰意,從眼底一閃而過。

    當看到劉璇的**落在地面,她便是迫不及待取出一把鋒利的軟劍。

    望著陳默,盡是一臉的殺意。

    “再問你一遍,可敢迎戰?”

    “有何不敢?”

    對方找上門,陳默爽快答應,不過,當他看到劉璇身邊的燕傾城,不知為何,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憂慮之色。

    見此形勢,陳默便是知道,燕傾城應該是被千碧落洗腦了。

    “陳默,你認輸吧!”果然,燕傾城第一句話便是讓陳默認輸,然后目光閃爍,不敢直視陳默的雙眼。

    “為什么?”

    陳默問道:“我進天闕九宮戰擂,目的便是打敗你們宗門,而你讓我認輸,傾城,這件事恕我不能答應!

    聽到陳默那倔強的話,燕傾城猜到會有這樣的回復,但她還是有一縷失望,稍縱即逝。

    “陳默,我知道你不是專門幫助玄劍門,而是因為掌門嘲諷你,所以你才一怒之下,幫助玄劍門對付天衣門!

    “在這里,我只求你能認輸,而我會在掌門面前向你求情,讓她不再為難你,這樣對你對我都好!

    待燕傾城說完,陳默陷入思考的狀態。

    他不是無情無義之人。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先是火姬隕落,再被天衣門嘲諷,這些事情對陳默造不成傷害。

    但人活在世上,不都是靠臉吃飯。

    “傾城,你有你的難處,我有我的難處,如能和和氣氣,我自然也不會追究太多,但你師門欺人太甚!

    “這件事,恕我不能答應!

    陳默毅然拒絕,他說完這話,燕傾城只感覺更加失望了。

    然而,還不等事情過去,劉璇按耐不住,持著手中劍殺向陳默。

    “你這可惡的家伙,蠱惑傾城,我要殺了你!

    說著,劉璇催動靈力,注入手中劍,側身殺向陳默。

    “區區一個合道圓滿修士,在我眼里,不過螻蟻而已!

    “但你沒有自知之明,該死!

    劉璇此話,極為諷刺。

    并且她此話一出,天上地下,皆是瀑布大雨的劍氣。

    這些劍氣鋒芒畢露,非?膳。

    但是,看到劉璇不自量力,竟然對付陳默。

    張霍樂呵了。

    “這是怎么回事?”

    “陳默兄弟還是太低調了,一個丑娘們也敢對付陳默,唉,看來我要閉上眼睛,場面不容直視!

    說著,張霍當場閉上雙眼,沒有直視場面的戰斗。

    這一幕,使得劉璇心生不妙,這到底怎么回事?

    為何張霍會如此篤定,自己不是陳默的對手。

    他不是大乘強者嗎?

    正當劉璇有一絲猶豫的時候。

    陳默已經離開原地,雙手隔然一拍,可怕的力量頓時打在劉璇的心口,直接將劉璇打得當場吐血。

    軀體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氣若游絲。

    “劉璇師姐!

    見此形勢,燕傾城立馬來到劉璇身邊,她認真檢查一下劉璇的身體,才發覺其五臟六腑都打碎了。

    “你放心吧!”

    陳默淡淡說道:“我下手有輕重,她的五臟六腑雖然遭到破壞,但只要好好療傷,半年之后便能好起來!

    半年!

    嘶!

    張霍聽了陳默這話,倒吸一口氣,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是多么幸運,之前沒有被陳默打得身受重傷。

    若是陳默以對付劉璇一樣,估計張霍也要躺上一年半載。

    “這女人,活該她頭發長,見識短,更是狗眼看人低!

    “嘖嘖,陳默兄弟這手,打得好,打得妙!”

    “換做是我,絕無陳默兄弟這樣,隨意打得滿地找牙!

    張霍對陳默拍一個馬屁。

    此刻,他恨不得好好夸陳默。

    一拳,僅僅是一拳,就把劉璇打成重傷,還要躺上一年半載。

    等一年半載之后,劉璇要報復,陳默也有大乘境界的實力。

    到那時,劉璇在陳默手里,不過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嘍啰。

    確如陳默所說。

    劉璇中了陳默一掌,昏迷不醒,但是她的神色異常痛苦,仿佛受到重力的打擊,導致她痛苦不堪。

    一時間,氣氛寂靜下來。

    燕傾城抬頭看了看陳默,再看著痛苦的劉璇。

    她只感覺,天塌下來了。

    “我該怎么辦?”

    “是對付陳默,還是背叛師門?”

    “誰能告訴我,我該怎么辦?”

    燕傾城自言自語,聲音并不大,但是大家能看到她嘴角抽搐,使得一張俏臉,異常痛苦,花容失色。

    “怒吧!”

    “你是天地間最高貴的鳳凰,這天空只能任你馳騁,誰也無法掌控你,包括陳默和你師門也不能!

    一道詭異的聲音,從燕傾城心頭響起,仿佛要主導燕傾城的意志,體外不經意間,彌漫出煞氣。

    “不……我不能傷害陳默,更不會背叛師門,別慫恿我!

    “可你這樣,不覺得痛苦嗎?”那道詭異聲音繼續從燕傾城的心頭,回響。

    痛苦?

    燕傾城忽然神色一怔。

    看了看陳默,再想到千碧落的話,這其中不單單有痛苦這么簡單,更多的是無法分離的恩情。

    她!該如何做?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