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天才萌寶神醫娘親 > 第819章 施法

第819章 施法

作者:把酒臨風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天才萌寶神醫娘親最新章節!

    第819章 施法

    感觸良多。

    但她沒有時間去回味。

    根據軒轅媚兒的記憶,似乎要抓住“流星”,她才能夠回到第八層塔內。

    流星轉瞬即逝,速度太快,顏芷楓抓了幾次沒抓到。

    其實看了軒轅媚兒的記憶,她大抵猜到,星海空間是一個鍛煉人神魂之力的空間。

    所以,要有能力抓住“流星”是不是意味著她要先修煉神魂之力?

    事不宜遲,顏芷楓盤腿坐下,開始入定。

    她把神識延伸向四周。

    神識觸碰到一顆星星,她便陷入一段記憶。

    酸甜苦辣,人生百味。

    顏芷楓若有體悟,意識進了一種玄妙的境界。

    那種境界可遇不可求,她的神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

    眾所周知,修煉神魂之力比修煉真氣難多了。

    神魂強大與否與先天有很大的關系,后天想要增長迅速,無不需要天大的機遇。

    勤能補拙,日積月累可增加真氣,但不一定能提高神識。

    神魂力量限制了修為。

    那些在瓶頸卡太久的,往往是缺少體悟,說白了也就是神魂等級低。

    如果神識強于修為,那么晉級只是早晚的事。

    顏芷楓眼前便是得了大機遇。

    神魂之力瘋狂上漲,遠超她的修為。

    只要她勤修苦練,修為很快會跟著晉級上去。

    不知過了多久,她方從那種玄妙的境界中醒過來。

    睜開雙眼,一道璀璨的光芒從眼底一閃而逝。

    此時,星海空間在她眼里與之前大不相同。

    之前她只能看到一點點白光,而眼下她卻能分辨出這些光芒并非完全是白色。

    而且能夠感覺得出那些白光中的記憶是好是壞。

    比如是好的記憶,白光就和柔和一些,壞的記憶,白光會陰沉一些。

    這些由神魂凝結而成的白光也有強弱之分。

    之前流星在她眼里快若閃電。

    此時,她可捕捉到“流星”的模樣。

    那是一顆毛絨絨的球。

    她沒有伸手去抓,而是用自己的神識紡織出一張網,將其包圍,合攏,握住。

    毛絨絨的小東西像螢火蟲似的發著光,在一個小小的空間里掙扎。

    顏芷楓伸出手將其抓住。

    柔軟冰涼的觸感從指尖傳來。

    沒等她細細體味,視野一變,她回到了第八層。

    沒看到吳謂,但顏芷楓發現擺放在中間的那把玉尺不見了。

    顏芷楓皺了皺眉,走過去將引魂燈拿起來,心情有些激動。

    有了這個,就可以救阿煜了。

    她側眸看了眼另外一個柱臺。

    養魂草比軒轅媚兒記憶里的那一株要小得多,看上去還像幼苗。

    事實上顏芷楓有養魂草,在鳳仙府里,可是她修為不夠,拿不出來。

    阿煜復活后神魂肯定很虛弱。

    顏芷楓稍微猶豫了一下,將養魂草摘了下來。

    和軒轅媚兒一樣,她沒有將養魂草連根拔起。

    盡管她知道養魂草的根養魂效果很好。

    但,畢竟是軒轅氏的東西。

    離開鎮魂塔很簡單,只要從窗口跳出去就好。

    那一跳不會摔死,自有一股風將人送到地面。

    她一出現在鎮魂塔外,大長老就有了感應。

    很快,大長老出現在顏芷楓面前。

    “你是少主夫人?”大長老不敢置信地打量著顏芷楓。

    “嗯。”顏芷楓明白對方為什么那么震驚。

    她毀容了。

    烈焰陣將她全身燒傷,即便有吳謂的靈丹妙藥,也沒有完全醫治好她的外傷。

    她知道自己現在看上去十分可怖,臉上特意用布包了起來,即便這樣,仍有一部分露出來,而那露出來的部分實在叫人驚駭。

    大長老用悲憫又敬佩的目光打量她:“引魂燈拿到了嗎?”

    無論如何,能活著出來,總歸值得慶幸。

    想不到百年來再次活著從鎮魂塔里走出來的又是一個丫頭。

    “嗯,該如何使用?”

    顏芷楓舉起手里的鎮魂塔問,仿佛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先去軒轅宮吧!”

    大長老拂袖,竟是將顏芷楓掃飛。

    顏芷楓心下一驚,朝下看去。

    腳下出現一艘龍舟。

    她落在龍舟上,大長老立在她身旁。

    龍舟飛上天,穿過云霧,繞過山峰,快速飛向軒轅宮。

    兩旁的風景快速后退,而在龍舟上,顏芷楓并未感覺到凜冽的風。

    “這個你先戴著。”大長老將一個銀色的面具遞給她。

    顏芷楓頓了一下,道了聲謝,從他手里接過面具,背對著他把臉上的布巾扯下來,將面具戴在臉上。

    從龍淵山頂到軒轅宮,竟然用了不到一刻鐘的功夫。

    夜衛一直有人站在軒轅宮外盯著,看到龍舟時,震驚地睜大眼睛,嘴巴也張大得能塞進一個拳頭。

    待龍舟靠近,那名夜衛看清了龍舟上的人,他目露猶疑。

    直至上頭戴著面具的女人說了一聲“夜七,是我”,他才敢確定,夫人回來了!

    他欣喜若狂:“夫人您出來了!”

    龍盤盤旋在軒轅宮外,顏芷楓縱身一躍,跳下來。

    “夜七,阿煜還好嗎?”沙啞的聲音從顏芷楓嘴里溢出。

    夜七見她臉上戴面具,心里暗暗奇怪,不過很快被正事轉移注意力,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我們都擔心夫人回不來。幸好您及時趕到,您快去救主子吧。”

    顏芷楓聞言神色一凜,足尖點地,朝軒轅宮大門飛去。

    夜七緊跟而上。

    ……

    “引魂燈放至在死者身邊,我會施法,將吸引來的魂魄引入他的體內。”大長老道。

    “大長老,您有把握嗎?”軒轅毅在一旁問,他看上去十分英俊,但臉色極差,卻是病入膏肓的模樣。

    顏芷楓心神都放在秦琰煜身上,只瞟了軒轅毅一眼,便把注意力轉回,緊張地盯著大長老。

    “只能試一試,老夫也沒有十成把握。”大長老嘆氣。

    顏芷楓心頭一緊,忍住眼里和鼻子的酸澀道:“大長老,開始吧。”

    “魂魄易受陽氣損害干擾,你們都退到外面去吧。”

    眾人聽了大長老的話,只得都離開。

    為了不影響大長老施法,大家連院子里都不敢呆。

    所有的下人都被遣退。

    偌大的院子只剩下大長老與秦琰煜。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