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天才萌寶神醫娘親 > 第439章 裝蒜

第439章 裝蒜

作者:把酒臨風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天才萌寶神醫娘親最新章節!

    第439章 裝蒜

    無崖卻沒再繼續說下去。

    孟禹蒙忍不住問:“你到底是誰?”

    無崖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

    孟禹蒙頓時閉緊嘴巴。

    他看懂了對方眼神里的意思,對方讓他別多問。

    孟禹蒙自己平時也是自覺高人一等,一般人想知道他的身份都沒門,所以他對對方這種眼神太熟悉了。

    而也因為如此,讓他對此人的來歷感覺到深深的忌憚。

    “我們走!”孟禹蒙轉身灰溜溜離開。

    回到皇帝安排給孟雪沁他們住的別宮后,眾人頭頂上籠罩著一層烏云。

    “林棟,你怎么沒告訴我那里有一個高手?”

    林棟無辜道:“我不知道,之前并沒有那樣的高手,可能跟那些天階武者一樣,都是他們臨時請來的幫手吧。”

    “爹,難道你也不是他的對手?”孟子義驚問。

    孟禹蒙眼神閃了一下:“我也不清楚,至少他的實力不在我之下。”

    縹緲宗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一頭霧水,九州大陸何時出了個這么厲害的角色,而且他們竟然不認識。

    孟禹蒙對其中一人吩咐道:“去查一查那個高手的身份。”

    “是。”

    “爹,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沁妹失蹤,還有楚玉榮身亡,這都是大仇,楚玉榮已經死了,我們也只能殺了兇手給他報仇,但沁妹生死未卜,我們可得盡快找到她才行。”

    “嗯,和大秦的皇帝聯系一下吧。”孟禹蒙頓了一下,看向林棟,“你在秦都呆的時間也不短了,你覺得哪一個人可以為我們所用?”

    卓天皓搶答道:“軒王,秦昭帝的第四子,他在眾皇子中實力最強,而且與煜王積怨已久,想來是愿意幫我們的。”

    “就是你說的那個在青樓拍下疑似沁兒初夜的那個王爺?”孟禹蒙問。

    卓天皓點頭:“如果有他幫忙的話,我們找人會容易得多。”

    “那就聯系他,老夫要親自和他見一面。”

    ……

    “據說縹緲宗的人來過了?”秦琰煜匆匆回府,找到顏芷楓,看到她毫發無傷,方松口氣。

    顏芷楓勾了勾唇:“嗯。”

    “無崖恐怕猜到了你在利用他。”經過今日這一事,無崖不可能毫無所絕。

    顏芷楓承認,無崖的確看出來了,“他對樂樂倒是真用心,不至于為這點事發火。”

    但高人畢竟是高人,誰知道他會不會突然發難。

    所以在縹緲宗離開后,顏芷楓就向無崖坦白,并向他認錯。

    不知是無崖見她態度良好,還是本就不在意,最后沒有責怪她。

    “縹緲宗來了,他們有可能會通過秘術找到孟雪沁,要殺要放,現在得決定了。”

    “放了吧,有無崖在,一個縹緲宗不足為懼。”顏芷楓雖是個殺手,但也不至于嗜殺成性。

    既然孟雪沁留著沒用,那就放了。

    不過在此之前,得給對方準備點“禮物”。

    顏芷楓回到房里,從架子上取下一個盒子,在里面拿出一個小瓶子交給秦琰煜:“讓人悄悄給孟雪沁服下,不要讓她知道。”

    秦琰煜叫來一名暗衛,把小瓶子遞給他:“可聽清了?”

    “聽清了。”

    秦琰煜道:“去吧。”

    暗衛晃身消失。

    顏芷楓眸光流轉,淺笑望向他:“你不好奇那里裝著什么?”

    秦琰煜低頭看她,薄唇輕翹:“是用來牽制縹緲宗的吧?”

    顏芷楓無趣地撇撇嘴,這個家伙太聰明了,自己根本瞞不過他。

    秦琰煜忽然靠近她,嗓音曖昧:“芷楓。”

    顏芷楓剛后退一步,就被他摟住腰,無法與他拉開距離。

    “你抽什么風?”

    “危機暫時解除了,是不是該來談談我們的問題了?”

    秦琰煜輕輕摩挲著她的后背,微醉的桃花眼深邃如潭,緊緊盯著她,仿佛要將她拖入眼潭里。

    “談就談,動什么手腳?放開。”顏芷楓稍微用了內力,將他震開。

    秦琰煜有些遺憾地摩挲手指,指腹似乎殘留著對方的溫度。

    他點頭道:“好,坐下談。”

    秦琰煜走到桌邊坐下,將兩個茶杯從茶幾上拿下來,倒了兩杯熱茶,然后一副等她入座談話的模樣。

    顏芷楓斜了他一眼,不知他意欲何為,想了想,走前幾步,坐到他對面。

    “要談什么?”顏芷楓開門見山

    秦琰煜一本正經道:“我覺得我們的關系可以更近一步。”

    顏芷楓不怎么感興趣:“現在挺好。”

    秦琰煜皺眉,他想到今日進宮看到聽到的,心有些塞:“芷楓,我們是夫妻。”

    顏芷楓看他:“然后?”

    “夫妻應該住在一起,睡在一個房間。”

    “我們是假夫妻。”

    “明媒正娶,何來假?”秦琰煜本想著循序漸進的,可是最近事情太多,從二人大婚至今,意外不斷,他想與她交流培養感情的時間都沒有。而且,不知怎的,他與芷楓分室而寢的消息不知被誰傳了出去,今日進宮,發現連后宮都有人在議論此事。

    他被人說幾句無所謂,但他不想她受人非議。當然,更重要的是,他想她想得緊,成了親卻不能與娘親睡在一起,是件多么痛苦的事!

    顏芷楓不知秦琰煜所想,聞言撇嘴:“簽過的協議是否要拿出來給你看看?”

    他們是假成親,只做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他現在是想得寸進尺?

    秦琰煜面露詫異:“協議?什么協議?”

    “你跟我裝蒜?”顏芷楓氣樂了,這個男人不會是想要賴賬吧?就算想賴也沒用,白紙黑字還簽字畫押。

    秦琰煜一臉迷茫地看她:“你在說什么?”

    顏芷楓眉頭緊鎖,裝?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她站起身,指著門口說:“出去。”

    秦琰煜倒是很乖順,讓出去就出去。

    顏芷楓覺得有點邪門,他居然乖乖出去了?

    沒多想,她把門關上,鎖好。

    轉身去翻他們的約法三章,只是她藏協議的地方卻沒看到協議。

    顏芷楓聯想到方才秦琰煜的裝蒜,臉頓時黑了。

    自己真是太小看這個男人了,居然搞偷雞摸狗這一套。

    呵,以為這樣就能把協議作廢?

    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朝桌邊走去。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