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 第809章 不是天佑人

第809章 不是天佑人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最新章節!

    第809章 不是天佑人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秦越盯著對方慘白的臉,不停的喊。

    “是你非要去陳南那里告發我,如果不是你逼我,事情根本就不會變成這樣。”

    對面那人終于站直了身體,“主子,你覺得成了么?”

    蘇曉婉從遠處的草叢里站了起來。

    “我覺得,成了。”

    秦越轉頭看了看蘇曉婉以及她帶來的人,再看看面前這個根本就不像人的人。忽然反應過來,自己中計了。

    蘇曉婉溜達過來,“既然都說了,就痛苦點說吧。可以不用在這里說,咱們荒厄地方。”

    蘇曉婉擺擺手,就有兩個小廝跑過來,將秦越拽起來,“走。”

    “你們!”秦越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經歷了這么可怕的事情,還沒有那么快反應過來。

    “怎么,秦管事不認識我?”蘇曉婉笑嘻嘻,“我可是被你害的差點蹲大獄。”

    “蘇,蘇姑娘。”

    “嗯,眼神倒不錯,前幾日我去碼頭的時候,你看見我了吧。”

    秦越兩股戰戰,還有點站不穩。

    蘇曉婉冷笑,“做壞事的時候膽子很大,現在嚇成這樣。當初做壞事的時候,就沒想過有這么一天么?”

    秦越抹了一把臉上的冷汗,“蘇姑娘誤會了,我什么都沒做。”

    “你這人!你方才明明都承認了。現在又反悔,這里的人可都聽見了。”唐麗極其不喜歡這個環境。

    當然,沒人喜歡大晚上呆在墳地。

    可聽見秦越的話,也顧不上在意環境,火氣蹭的一下就冒了起來。

    “這里都是你們的人,你們想將罪名栽在我身上,我也無話可說。”

    “你……”

    蘇曉婉拍拍唐麗的手,“好了,你別這么激動。秦管事巧舌如簧,自然怎么說都有道理。我這個人,最是講道理的。”

    蘇曉婉雖然在笑,可是秦越看著她卻覺得心里發毛。

    “先走吧,這么晚了。這地方讓人不舒服。”

    唐麗這才覺得后脖子發涼,趕緊往蘇曉婉身邊靠了靠,“是啊主子,還是快點走吧。”

    兩個小廝壓著秦越往回走。這個地方在城外,現在城門關了,已經回不去了。

    蘇曉婉索性帶著人去了城外的一個小莊子。

    顛簸了小半個時辰,蘇曉婉困了,秦越卻清醒了。

    下了馬車,蘇曉婉笑嘻嘻,“秦先生是準備現在就說呢?還是準備,過了今晚再說?”

    “蘇姑娘的意思,我不明白。我什么都沒說,都是你們栽贓陷害我的。”秦越理直氣壯。

    “是么。”蘇曉婉皮笑肉不笑,“那便過了今晚再說吧。”

    松源和橫刀抱胸正在秦越面前。

    秦越退了一步,“你 ,你們別以為對我動粗我就會改口,到時候我身上有傷,別人一眼就看出來,你們也沒法解釋。”

    “多謝提醒。松源,橫刀,這是問題么?”

    橫刀冷冰冰瞧了秦越一眼,“姑娘放心,我手快,保證打斷骨頭皮肉都看不出有傷。”

    “很好,那你們去處理吧。我就先睡了。我會吩咐廚房給你們準備宵夜。你們可以輪流來,累了就休息換人。擺脫了。”

    “姑娘放心。”

    秦越雖然見過的人也不少,可松源和橫刀這個樣子的人,他哪里見過。

    臉上還保持鎮靜的,身體已經在哆嗦了。

    橫刀扯著他的后衣領子就將人拖走了。

    唐麗瞧著人進了后院,才問蘇曉婉,“主子,你說,一晚上能行么?”

    “要我說,不用一晚上。一個時辰他都熬不住。”

    游兆的手段,蘇曉婉見過。

    松源和橫刀都是從他手下出來的,本事自然不相上下。

    “我看我們也不用休息了。大概等不了多久,就有消息。”

    “主子,他要是慘叫,會不會很滲人?”

    “是。”蘇曉婉點頭,“不過沒關系。我從卓云哪里弄了點藥過來。只要一點點,他就算疼死也喊不出來。”

    唐麗縮了縮脖子,“好殘忍,主子我們進去吧。”

    秦越果然沒有扛過一晚上,準確的說,連一頓飯的時間都沒抗過。

    被拖進去見蘇曉婉的時候,秦越渾身的衣服都是濕的,被汗水浸濕的。

    蘇曉婉端著一杯熱茶,“現在準備說了?”

    秦越狂點頭。

    蘇曉婉揚了揚下巴,松源就將一粒藥丸塞進了秦越嘴里。

    秦越很快就恢復了說話能力。

    “我是什么人,你清楚么?”

    秦越點頭。

    “很好,我要是真的在這里弄死你,沒有人會知道。了解么?”

    秦越繼續點頭。

    蘇曉婉冷冰冰瞧著他,“現在,我問,你答。說一句廢話,你知道后果。”

    也不知道就這么一會,秦越經歷了什么,總之他的精神完全垮了。

    “投毒是不是你做的?”

    “是。”

    “什么目的?”

    “不知道。我只是拿錢做事。”

    “幕后人是誰?”

    “不知道,我沒見過他的臉。”

    蘇曉婉彎下腰,“你這個的答案,讓你顯得毫無價值。”

    秦越咬咬牙,“我真的不知道,不過似乎,不是天佑人。”

    “你確定?”

    “確定,我沒見過他的臉,可是有一次看見過袍角紋飾。那種紋飾,天佑人不會用在活人身上。”

    蘇曉婉冷笑,“你這個謊話,覺得我會相信。”

    “我沒說謊!”

    “這個人想要在天佑做壞事,卻傳了一件其他國家的衣服,你覺得合理么?”

    秦越絕望,“姑娘若是不相信,我也沒辦法,可我說的都是事實。”

    蘇曉婉看他那副樣子,不像是說謊。

    “投毒的量,也是對方定好的?”

    “是。毒針是他準備好的。我只負責選不同的箱子和水果就行了。”

    “最后一次見那人是什么時候?”

    “事情結束之后,他付了錢,就沒見過了。”

    “很好。我問完了。”

    松源和橫刀將人帶了下去。

    蘇曉婉坐在那里發呆。

    如果不是翁清嚴和雷江,這人還不是天佑人。

    或者,真的有可能是……

    明瑾!

    蘇曉婉的拳頭抵著嘴唇。

    如果真的是明瑾,他的目的難道就是讓自己經受牢獄之災?

    不不不,或者,他是想讓自己在天佑混不下去吧。

    蘇曉婉實在搞不懂明瑾這個人在想什么,可是她太忙了,只希望,明瑾別再跳出來添亂。
网易彩票app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