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零七章 逃入沼海森林

第一百零七章 逃入沼海森林

作者:鵝是老五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zckfeg.live 最快更新天下第九最新章節!

    同一時間,那名跟著一起過來的練氣中期修士也反應過來,抓出一柄長劍,跟著卷起數道劍芒,裹向狄九。

    狄九更是不爽手中的長劍,如果他手中的不是長劍,剛才那一次偷襲他就要了戚邵半條命。只要戚邵被制住,他要殺其余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費力氣。

    可惜的是,那長劍根本就無法發揮出風蕭刀的威力,讓狄九偷襲在前,也落在了被動的局面。

    狄九沒有顧的上后面的對他動手的家伙,今天不第一時間干掉戚邵,他必死無疑。至于后面那個對他下手的家伙,狄九是拼著受傷了。

    有了決定后,狄九僅僅是避開要害,然后在后背布滿了真元。在背后形成了一個真元護罩后,他手中的長劍再次卷起一道道漩渦刀芒沖向了戚邵。

    在狄九偷襲戚邵成功,戚邵祭出巨斧,背后那名練氣中期的家伙攻向狄九的時候,樹根一樣動了。

    它的雙手劃出了兩道粗大的藤蔓,藤蔓毫不客氣的鎖住了要對狄九動手的戚邵。戚邵的巨斧拿出來,還沒來得及祭出,就被樹根藤裹住。

    唯一沒有反應的,就只有耿戟。不僅僅是因為他修為低,這種場景他也是第一次遇見,別人都動手了,他還傻瓜的站在那里。

    “干得好。”狄九欣喜的叫了一聲后,漩渦刀芒毫無保留的轟向了戚邵的頭顱,他只要樹弟能鎖住戚邵片刻就可以了。

    樹弟的樹根鎖住戚邵的下一刻,戚邵就知道不好,手中的巨斧離手,化成了兩道利刃撕在了裹在身體的樹根上。

    “噗噗!”樹根直接斷裂,樹弟立即萎靡下來。

    不過這時間對狄九來說已是夠了,他的漩渦刀芒徹底的轟在了戚邵的頭顱上,戚邵的頭顱就好像一個被刃芒撕裂的西瓜一般炸開。

    “咔嚓!”又是幾聲骨骼斷裂的聲音,接連兩道血霧在狄九背后炸開,狄九后背被那名練氣中期的修士撕開,骨頭也可以清晰的看見。

    狄九暗道幸好自己避開了要害,還布滿了真元在背后,否則對方這一劍就可以將他攔腰斬斷。

    耿戟終于反應過來,正想沖向偷襲狄九的那名練氣中期,狄九已經是回頭一道漩渦刀氣,將這名練氣中期輕松斬殺。

    從儲物戒指中抓出小樹根給他的青色生機,狄九咬了一口后,又是丟出了數十道風刃。

    兩名想要沖上來的伙計被這風刃撕裂,其余的伙計趕緊躲在地上不敢在動。

    居然有人敢打劫戚家商樓,這對他們來說可是駭人聽聞的事情。

    狄九可管不了這么多,抓走了戚邵和那名煉氣中期修士的戒指后,又沖上去雙手接連卷動。無論是架子上的東西,還是被玉柜鎖住的東西,盡皆被他卷入自己的戒指中。

    從一樓到二樓,狄九前后不過用了兩分鐘不到。

    “走!”收走了所有的東西后,狄九招呼了耿戟和樹弟一聲后,就往沼海鎮外面沖。

    有人敢搶戚家商樓,這個時候就是有比狄九厲害的修士,也沒有上前阻攔狄九。

    狄九搶到的東西是多,甚至還有一個人人眼饞的樹靈。但沼海鎮所有的人都很清楚,他們站出來就是攔住了狄九,也沒有任何好處。

    因為這些東西,他們搶奪下來后,還是要給戚家商樓。萬一少了什么東西,那就是黃泥巴落進褲襠,不是屎也是屎。更何況對他們來說,戚家商樓越被搶,他們越高興。

    沼海鎮幾乎有一大半的生意都是戚家商樓做了,其余幾家是敢怒不敢言而已。倒是等狄九幾人逃出了沼海鎮,他們就可以偷偷的追上去干掉狄九了。

    ……

    一出沼海鎮的禁空禁制,狄九就祭出了飛船,然后將飛船激發到了最快的速度。

    在沼海鎮搶了戚家商樓沒有人阻攔,狄九不認為出了沼海鎮還沒有人跟蹤。

    狄九在祭出飛船后,神念就掃到了不止一個人跟出了沼海鎮。狄九并不擔心被追上,他的飛行法寶是一件上品法器飛船。他的神念比一般練氣修士更加強大,除非修為遠遠超過他的家伙,否則的話別想輕易追上他。

    狄九沒有猜錯,兩個時辰后,他的飛船沖進了沼海森林后,他神念中已經沒有了跟蹤者。

    “九哥,我沒有用,讓你受傷……”從沼海鎮出來后,耿戟就一直很是自責。

    九哥和樹弟都全力出手,就他和一個傻瓜一樣。如果他精明一點,說不定可以牽制住那個背后對九哥動手的家伙。

    狄九背后的傷勢看起來很可怕,實際上他背后的傷勢此刻已在迅速的恢復當中。就是他不吃青色生機,他的傷勢康復也很快,吃了青色生機后,康復的更快。

    倒是樹弟,被戚邵削了一斧,到現在為止都是萎靡不堪。

    “這不怪你,以后你多參加打斗就懂了。戚邵那個斧頭看起來不錯,你煉化了用。到了沼海森林后,大戰應該是經常性的事情。”狄九隨口安慰了一句。

    他們現在沒有辦法回到宗門,也沒有辦法和別的修士一樣能回沼海鎮補給。至于需要在沼海森林呆多久,狄九自己也不清楚。

    ……

    狄九和耿戟進入了沼海森林,此時整個沼海鎮都鬧翻天了。戚家商樓被人搶了,戚家商樓真正的做主人戚邵被殺在三樓中……

    不要說小小的一個沼海鎮,就是整個極夜大陸上,戚家商樓也從未遇見過這種事情。

    戚家商樓那名金丹護法萬棱得到消息趕到戚家商樓的時候,看見的是戚邵的尸體還有被毀掉的戚家商樓。

    看著狼藉不堪的現場,萬棱的臉色有些發白。他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似乎被什么掐住一般,難以呼吸。

    他不是怒的,而是怕的。作為一個外姓護法,居然讓戚家商樓被人搶了,戚家的嫡系子弟被殺了,而他偏偏沒有事情,這種禍他萬棱承擔不起。

    萬棱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回頭對這幾名同樣不在現場的筑基修士吼道,“馬上去沼海森林,兩個練氣螻蟻在沼海森林跑不遠。”

    無論最后他的下場是什么,萬棱都知道自己必須要盡快將幾個肇事者抓起來。也許這樣,他萬棱還有一線渺茫的生機。

    戚家商樓的護法一直是最好的差事,沒想到到了他這里就出了漏子。

    ……

    “不好,我們趕緊下來走,沼海森林里面不能控制飛船飛行……”在飛船飛行了大半天時間,狄九這才拿出了沼海森林的玉簡查看,在查看了玉簡后,他第一時間就知道他又干了一件蠢事,沼海森林里面不能飛行。

    正在控制飛船的樹弟卻說道,“大哥,我知道,不過我有一種天生的預感,我知道哪邊有危險,哪邊……”

    “咔嚓!”樹弟一句話還沒說完,一種扭曲的力量就將飛船的船尾攪碎。

    狄九根本就來不及說話,直接抓著耿戟和小樹人從空中跳了下來。好在此刻飛船飛行的并不是特別高,加上狄九真元鼓動在體外,哪怕他還不會御風法術,也是有驚無險的落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啊,大哥?”樹弟也是驚慌不已,它看見剛才三人乘坐的飛船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狄九后怕的說道,“只能說我們幾個還有些運氣,在沼海森林上空根本就不能飛行,我們居然飛行了大半天時間才出事情。在沼海森林上空到處都是空間刃芒,而且還有空間海和一些古怪的妖獸……”

    這些隨便遇見一個,也是化為灰渣的下場。

    “什么是空間海?”耿戟抓住巨斧,他還沒有煉化這柄斧頭。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一旦陷入空間海,會被空間力量裹住攪碎。”狄九說道,他這些都是從剛才那個玉簡中看見的。

    樹弟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還以為憑借我的直覺沒有事情,幸好大哥及時出手。”

    狄九說道,“我們能在這里飛行大半天時間沒出事,估計也和你的直覺有關系。剛才我們遇見的很有可能是空間刃芒,好在那空間刃芒是從側后方絞過的,讓我們逃了一劫。這里我怕已經算是沼海森林深處了,這還不夠,后面樹弟帶路,我們繼續往里走。”

    ......
网易彩票app界面